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enshengjishi

我手写我心,做个无愧己心的人,记录真实的自我。以文会友未标明的均属原创请勿转摘。

 
 
 

日志

 
 
关于我

我属于经济适用男那类人,内向,好独处,固执而不偏执。对谁都会坦诚相待,胸无城府心无芥蒂。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那些蹬三轮的日子  

2011-12-29 22:24: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次蹬三轮挣钱是1996年的事。那年10月初,受弟弟的影响,我也开始蹬三轮拉客人了。虽然只短短的十天但却让我难忘。那时,白天骑车去那时的行署家属院工地学安水电,晚饭后就蹬着三轮进城拉客。那时因为是种麦的时节,蹬三轮的也少,因而,十二点前后回到家几个小时也挣十几块钱,有时还挣二十多块。十天后,就跟随哥哥弟弟一起去郑州打工了,也结束了我短暂的蹬三轮的日子。直到两个月后,从郑州回来无事可做又想起了蹬三轮。没想到那天晚饭后蹬着三轮,在火车站拉了一个人说要到六一路北头的山河宾馆,在那山河宾馆那中年人下了车付了一元钱,进了那院里。我呢,却被整治骑三轮车带人的人逮个正着,不得不推着三轮车也进那院里。三轮车被扣了六天,我付了三十元的看车费,算是推回了那时弟弟刚买没半年的三轮车。那时我发誓再也不蹬三轮了。

         2001年国庆节后,我和儿子一块儿坐车去长葛阔资三轮车厂,花了五百六十元买了辆新三轮车。回来时我蹬着三轮,带着儿子回到家中。那是我第一次蹬着三轮带儿子走了那么远的路——四十多里地。也没想到吗,2002年夏天出于生活的无奈,我不再顾忌自己的发的誓言,再次开始蹬三轮。骄阳下,暴雨里。为了生活我无奈的蹬着三轮,走遍大街小巷。每天挣得不多十元八元二十元不等,倍感生活的艰辛。

        我忘不了一天夜里在人民路东头带了一对狗男女要去县一高附近,在玉皇阁路西头那对狗男女下了车,那男的拿了张二十元的人民币,我说找不开,后他说去路东的一家饭店换钱,只留那女的站在我车旁。但我等了十几分钟也不见那人出来,我进那饭店询问那饭店的人却说:“没有人来这儿”。我问那女的要钱,那女的说:“我也没钱”那女的还是四川口音。自认倒霉吧,我的两元钱!

      我也忘不了又一天夜里,我在中原证券对面,拉了两个醉鬼。说是要去健康路东头,到地方后又说要去七一路转盘东面印刷厂,拉到之后,其中一个醉鬼只掏了一元钱扔给我,我争辩说:“拉着你们俩跑这么远,(有十几里路)给我一元钱也太少了吧!?”另一个醉鬼说:“你爱要不要,不要一分钱也没有”。我无奈的接过了那一元钱。为了四元钱,我给人拉着她在三八路买的煤炉拉到了长村张。(有十几里路)为了七元钱我拉着两个中年人从文化宫拉到了尚集南面的宋庄。(十五里多的路程,往返就有三十多里了),也曾被交警截在路口拿着小红旗等下一个骑三轮车带人的人。

        最难忘的是2002年6月24日,那天早上,我泡了两袋方便面吃了,之后就蹬着三轮出去了。在东关口拉了一个人,他在清虚街口下了车,付了一元钱。(虽然只有一里多地我却觉得蹬着很吃力,)之后我蹬着车往火车站方向走着,没到之前,我总有种不踏实的感觉,空落落的,似乎有什么不祥之兆。那天如果我走颍昌大道西面的人行道也就没事了,但我走的是东面的人行道。在汽车总站西南拐弯处,听到有人喊三轮,我就拐了回来,一辆机动三轮车也赶到了,那人坐了机动三轮。当我重新拐回往路西去时,一辆邮政车嘎然一声停在我身旁,司机下车一看他的车门撞在我的三轮车的左面的车帮上,那车门有两条白色痕迹还有一个不大不小的窝儿,那邮政车是在我身后撞了我的车,我先说了对不起,那司机却说:“光说对不起就行了!,走吧,车子先推到公司,修车吧!”之后他硬是把我的车扣在了汽车站西南的邮政大楼院内,我手足无措。如果不是三轮车上放着带人的木板儿;如果不是刚好赶上交警严管三轮车非法营运的当口;并且如果不是在火车站;我会找交警处理这事的,责任不在我,是那司机在我身后撞了我的车。但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凑巧!虽然不是我的错,但在那不恰当的场合,我又一次吃了亏。自认倒霉吧。早上换了衣服,口袋里也没有钱,如过不是刚拉了一个人挣了一元钱,我怕真的要步行去五一路找我哥呢。一元钱跟哥打了手机,哥没带。打了两次传呼,哥回了电话后,骑着摩托来到了邮政大楼门前,我说明了情况。

        哥说:“你去问问他,让包他多少钱?”

        原来那司机说不要钱,要我们与他一块儿去修车,该多少我拿多少,随后遇着邮政局修理班的人。那人有三十多岁,与我年龄差不多,中等个儿,微胖,那人说:“得二百块钱”

       哥说:“也别二百了,我也不说一百,一百五十元钱妥了,中了我掏钱。”

       就这样付了一百五十元钱,我又推回了我新买不到一年的三轮车。蹬了十几天三轮车,也没挣够一百五十元钱,今儿却倒贴了。真TM倒霉。从这以后我再也不想去蹬三轮挣钱了。还是去摆我的旧书摊吧,即使一本书不买,一分钱不挣,我也不愿再去蹬三轮。虽然不挣钱,但至少没有这么倒霉的事。

        不蹬三轮已近十年了,回忆起那时的辛酸,真让我不堪回首,生活就是这么的不尽如人意。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