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enshengjishi

我手写我心,做个无愧己心的人,记录真实的自我。以文会友未标明的均属原创请勿转摘。

 
 
 

日志

 
 
关于我

我属于经济适用男那类人,内向,好独处,固执而不偏执。对谁都会坦诚相待,胸无城府心无芥蒂。

网易考拉推荐

唱歌的记忆  

2012-11-02 22:14: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晚好友来此,让我打开电脑搜索一下张学友的歌,他说:“我最喜欢他唱的《情网》。”之后,一起品味那难忘的旋律和情到深处人孤独的伤痛。听着这首歌不由得勾起我对唱歌的一些记忆。

       上小学的时候,时常听的是郭兰英唱的电影《上甘岭》主题曲,《我的祖国》,以及电影《冰山上的来客插曲》:《花儿为什么这样红》自己也会唱几句 ,嗓音还不错,因而被同学称作“假妮儿 ”。只是,那时没有现在可以随便想听什么歌就随意在电脑上百度的方便,因而会唱的歌也不多。虽然,那时也有老师用脚踏风琴伴奏着教我们唱歌,也是那时的一些歌曲《学习雷锋好榜样》《唱支山歌给党听》《翻身农奴把歌唱》《大海航行靠舵手》《绣金匾》等。那时,可以说是无忧无虑,想唱就唱,也不会在乎别人的评论。上中学时的时候,有老师的教唱,逐渐地也学会了一些歌,如《雁南飞》《乡间的小路》《年轻的朋友来相会》《军港之夜》《祝酒歌》等,却不知什么原因不敢开口唱了。(也许那时已在意别人的评论了,也许是因为性格的转变)又因为一些歌只知道旋律,而不知道歌词,因而也不能随意开口就唱。再大一些的时候,也就是上了高中以后,这种怯懦更是明显,就像《我想唱》那首歌的歌词“小声哼哼还得东张西望“。班里组织元旦联欢活动时,别的同学都会唱首歌或是表演些什么,自己却什么歌也不会唱了,因而出现不少次的尴尬。

      1985年教师节那天下午,在许昌高中我第一次感受现场版的一个同学唱的《三月里的小雨》这首歌。从此,我也开始在浅吟低唱中“追寻那一颗爱我的心”。走出大学校门后,因为工作的不顺,小小的收音机陪伴我度过了一些极度苦闷的时光,许多歌曲已成为自己宣泄情绪的突破口,这些歌曲之中有一些外国歌曲,如《重归苏莲托》、舒伯特的《小夜曲》《夏日最后一朵玫瑰》《红莓花儿开》《三套车》《小路》等等,虽然不知道有的歌歌词,虽然是一路的浅吟低唱,但那难忘的旋律曾经伴我走过许多羊肠小道,陪我度过许多寂寞的时光。1990年元旦那天晚上,又与一好友在没有伴奏、没有任何打扰、在值夜班的商店里的,用心地,毫无顾忌地唱了那首《你知道我在等你吗》, 不知却引来门外的旁听者。

       记得二十多年前,卡拉OK歌厅成为人们休闲娱乐、宣泄心中压抑和苦闷的一种方式。每到夜晚降临,大街小巷、都可以见到各种名字的歌厅,什么满天星、蓝月亮、。。。。。。,除此以外,那时的一些饭店酒店,也专门设了供人们唱歌的包间儿。但是,最受欢迎的还是夏天路旁简易的歌唱场所:在路边的树上挂上一盏灯,找片空地放一台电视及录像机、VCD,再堆放一些可供人们消暑解渴的啤酒、健力宝等饮料。不管你五音是否齐全、不管你是否识谱、只要你有勇气,只要你敢于歌唱,你可以随意的或是歇斯底里的用唱歌来宣泄胸中的快乐和不快。这样的场所不要门票,少些门槛,便于人们歌唱,同时消费也比专业的场所要低些。

         记忆中我只去了两次歌厅。1991年3月的一天,在人民电影院东北角的一家歌厅门前,看着排着长队的人们,我也曾犹豫好久,徘徊几回。因为,要先花几元钱买了门票才可进去,那时囊中羞涩。更主要的是没有勇气进去,虽然也曾站在队伍中间,但最后还是没进去。4月份的一天,终于鼓足勇气走进了春秋大剧院二楼的歌厅,感受了一下镭射音响,和里面的那种清雅的氛围。记不得那时点一首歌多少钱,也记不得自己点了什么饮料。只记得我点了几首王杰唱的歌《你是我胸口永远的痛》《是否我真的一无所有》《英雄泪》《安妮》《一场游戏一场梦》。平生第一次拿起话筒,对着电视画面的歌词,唱了起来。只是第一次唱卡拉OK,声调跟不上播放的节奏,不是太快、就是太慢。那时,知道了什么是五音不全:高的时候高不上去,声嘶力竭也不行,低的时候又低不下来。虽然,自我感觉还行,因为还没有到那种听我唱歌要命的地步。但是,也知道了自己的不足,自己只适合唱中音。

       1991年建军节那天晚上,我们白天美文学社与五一路消防中队举办了军民联欢活动。我呢,第一次手拿麦克风面对许多观众唱了一首《我怎么哭了》。那也是我第一次用心去唱,因为唱歌感情比较投入,所以也自我感觉良好。后来,好友又给我提了些关于站在舞台上后的一些注意事项。毕竟是第一次登台唱歌,许多东西还不熟悉。那之前,社长本来想让我与文学社里的一女孩组织一次男女二重唱,唱那首《在雨中》,只是因为她那天有事没能参加。1994年11月的一天,没从鄢陵工地回家之前,心头忽然想起了林依伦的那首《爱情鸟》,又不知不觉地哼唱了几句:“我爱的人已经飞走了,爱我的人她还没有来到,我的爱情鸟已经飞走了,爱我的人她还没来到”。没想到回到家后,却真的如那首歌的歌词,我爱的人已经飞走,因为那天与我四年内见了三次面的女孩,最终还是因嫌我老实为由而与我分手,感情又一次受挫,自己很受伤。我平生第二次走进了一家卡拉OK歌厅,那是在西大街路南与南大街路北的一歌厅。(我忘了那歌厅个听的名字,那地方很小)。独自进那歌厅,要了一听健力宝,点了五首歌,(每首三元钱)有张学友的《情网》,邰正宵的《九百九十九朵玫瑰》,尤其唱着那《情网》的歌词时,深深感受到失恋后的伤痛。如果是独自在唱歌,或许我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而放声大哭一场,宣泄一下心中的郁闷。可是,那是在那十几平米的公共场合,我还是抑制住了自己的情绪。

         也曾与好友一起晚饭后相伴走在无人的街,唱一唱童安格、潘美辰、孟庭苇、邓丽君、张雨生、姜育恒等的歌。唱到心痛处,也会不自觉地哭一场,宣泄一下胸口的郁闷。也曾在深夜里,在清冷的河堤,一句一句教好友唱那首《红莓花儿开》;偶尔的在工地唱起《长相依》时,工友就逗趣地说:“你又失恋了吧?!”但是,我很喜欢唱的还是那些富有抒情性的青海、新疆、内蒙、及陕北等民歌。因为这些民歌更容易宣泄情感。

       1995年我的生日那天晚上,我当时还在鄢陵汽车站工地打工,晚上与工友及哥哥一起在街上一家餐馆吃饭的当儿,因为哥哥的一句话让我很受伤,我独自出了饭店,回到工地。很想约弟弟的条船去K歌,但是他去不肯陪我。胸中的郁闷无法宣泄,我只好骑着单车独行在深秋的夜里,任那愁绪随着飞驰的车轮旋转,任那心中的郁闷随那不时划过夜空的流星而消失。那也成了我心头难以忘怀的遗憾。1996年夏天,晚饭后在鄢陵花都商贸城的一家卡拉OK歌厅门前,许多消夏乘凉的人们也都站在那儿听着K歌的青年唱着《恰似你的温柔》以及杨钰莹的那首《心雨》,感受着夏日的夜风的清凉。虽然那时点一首歌只需一元钱,并且还有工友愿意出钱让我也去唱几首,但我却不好意思。更主要的是没有勇气。

       1997年因为工作关系,进饭店吃饭后也曾几次拿起麦克风,平生第三次唱卡拉OK。记得那时,我唱的是迟志强的《铁窗泪》,很喜欢歌唱前的那段独白:“人生最大的悲剧,莫过于失去自由,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失去亲人和朋友。我没有嘹亮的嗓音,也不具有动人的歌喉,但我有一颗诚挚的心,在这美好的夜晚,我愿介绍这首我心中的歌,奉献歌我的亲人和朋友。我曾站在铁窗前,遥望星光闪闪,那闪闪的星光就像妈妈的眼睛一样,让我低下头来,悔恨难当。”那年,在表哥去世,才知道火车站的地下歌舞厅自从1993年起是他办的。那时他一年净赚六十万元。2004年在洛阳金谷翠庭打工时,晚饭后也常到周王城遗址广场附近或是洛阳百货大楼听和看爱歌一族每晚的唱歌或是百货大楼职工的表演,也有工友大胆地登台唱上几首,或是那时的流行歌《2002年的第一场雪》《冲动的惩罚》或是经典老歌《又见炊烟》《山丹丹开花红艳艳》。忘不了的是一对中年妇女在几个音乐老师演奏的乐器(月琴、笛子、手风琴、二胡等)的伴奏下载歌载舞唱《北京的金山上》、《北风吹扎,红头绳》的场景。但是,自己顾虑太多,而不敢大胆的去秀一把,过一把唱歌的瘾。

        2005年自己也买了台DVD,那之后,闲暇时也会OK一番,唱得好歹,不会影响别人的听觉。虽然看看河南卫视都市频道的一些《星工场》《超级男声》《情歌王子》 等节目,也曾跃跃欲试想去参加比赛,但是总是自信不足,只好自娱自乐。 2008年8月16日,一生中一个难忘的日子——我参加了毕业二十年的大学同学聚会,那时是在我市的四星级宾馆许继宾馆举办的,餐厅和卡拉OK厅相距很近,饭后因为不胜酒力而遗憾没能在那儿K歌,那之前,我是很想唱唱毛阿敏的那首《思念》的。

      2011年大年初三,好友俊杰哥请客,饭后我们到《群艺馆》的一家恋歌房去K歌,虽然我也点了几首歌,《天天想你》《难以抗拒你的容颜》等,却总是没机会唱。只是最后才得以唱了一首《你怎么舍得我难过》。这些年,一些歌又让我欢喜让我忧,这些歌就好像已成为一种“殇”,因为心头不由的想起一些歌,不由地哼唱之后,就会有亲朋或好友永远的离开我,因而我很害怕。这些歌有《怀念战友》,还有那首《爱情鸟》。当然也有欢喜的歌,今年4月份的一天早上上班途中,不由得哼唱起《恭喜恭喜》,没想到下午就有好友打电话,告诉我他的女儿要结婚,还真有值得恭喜的事情。

       很久没有K歌了,也很久没有放开的去唱歌了,偶尔的也会在上班的途中唱一唱偶尔想起的老歌,在网上百度一下K歌,想不到自己还属于那种“真情流露型”的K歌者,过去的卡拉OK厅、音乐茶座也都换了名字什么音乐会所、音乐俱乐部、或是XX恋歌房等。但是,我还是留恋那时的夏天的傍晚路边的那种简易的地摊式的卡拉OK 的娱乐场所。

        唱歌,我的心痛,我的最爱。很想无忧无虑地 想唱就唱。本想把这篇日志的题目定为《K歌的记忆》,但是想起K歌与唱歌又是不同。虽然都可以让心情得以愉悦,但是K歌是唱卡拉OK,有特定的环境所限制;唱歌却有许多随意性,可以有音乐伴奏,也可以清唱,更可以随时随地的小声哼唱。愿美妙的歌声,伴随我们度过快乐的每一天!

       

                                              2012年11月10日
  评论这张
 
阅读(212)|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