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enshengjishi

我手写我心,做个无愧己心的人,记录真实的自我。以文会友未标明的均属原创请勿转摘。

 
 
 

日志

 
 
关于我

我属于经济适用男那类人,内向,好独处,固执而不偏执。对谁都会坦诚相待,胸无城府心无芥蒂。

网易考拉推荐

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  

2015-04-18 21:17: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代的的社会,人们整天为生活、为事业而忙碌。想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尤其是约伴而行。还不错,3月20日我和几个大学同学就做了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
        3月20日,上午七点多到工地后,见到大门外站了很多人。知道是工地上又停电了,在确定了无法干活儿之后,我坐工友的车回来了。路上忽然想起何不趁这机会去禹县找找我的大学同学。(因为,前些天禹州的同学照民哥与我聊微信时批评我说:“几次来禹州,也不给老同学联系联系,经常在网上或微信上看你写的东西,发的照片。啥时间过来,咱们见见面儿、说说话儿。来了别忘了把你給咱老同学的你的诗集带来。”去年与几个朋友一块儿出了诗集后,约大学同学一聚,禹州的几个同学除了照民哥外,其他几个因为开药材广交会么能前来,因而照民哥说让我有时间到禹州市专门把书送给他们)。(也想让工友和我一块儿去,但他又有他的事情。)回到家后就给照民哥打电话,告诉他想约约建益哥一块儿去禹州找他。照民哥说:“昨天我回许昌给建益联系时,他说他下村里了。你能来的话,给他捎句话:让他一定来,因为大学毕业后我一直没见过他。”之后,我给建益哥打了电话,说了今天我想和你一块儿去禹州找咱的老同学,并且传达了照民哥的话。建益哥说;“这回我正开会,一会儿我再打给你。“之后,我等到了建益哥的电话,确定了今天要同去禹州的事情,之后给照民哥联系,确定要去禹州。
      近九点时,我骑了赛车从家出发,途中又接到了照民哥和建益哥的电话,问我走到哪里了。十点时,我到了建益哥那儿。(灵井乡镇政府)把车放到他的小院儿,随后步行到许禹路等车,途中照民哥又打电话问我们走到哪儿了,在哪儿下车,这样好去接我们。近十一点时我们在大禹像东面的汽车站下了车。广良哥和照民哥早已在路边等着我们了。随后我们坐上了广良哥的车一块儿去花石镇找大学同学师德鸿。途中我先把给广良哥的诗集给了他。说起李聚强时,照民哥说他已失联了。李贯峰和刘艳丽因为有事没能前来,给他们三个的书先放在了车后面。
       十一点多,我们四个在花石镇政府院里下了车,直奔德鸿的办公室。因为他们几个人正在开会,我们先在里屋坐等,推门进去正看到迎面墙上一的一幅写意竹子及落款。门口东面靠角的地方有台饮水机,旁边的一个青花瓷瓶里放着一轴字画。门西面放着一张电脑桌,桌子上放挂着一副镜框。是2011年德鸿离开方山镇时他与同事的合影照。画的下面是一张茶几,茶几上有一套紫砂壶茶具。两旁放着靠椅。电脑桌南面东西放着一张床。床头北面是张办公桌,桌上有尊毛主席的钧瓷像。期间,有个年轻小伙子为我们端来几杯茶。近十二点时,我们几个终于坐在了一起,我先把给德鸿的书给了他。之后一起坐车去了白沙水库。席间小叙、又给漯河的同学相约一块儿去舞阳找朝选哥和新勇哥,只是李冰和石头儿都不在漯河,跟何志红联系时,何志红说她明天还有课。随后,照民哥问何志红说:”你晚上六点到九点有啥事没有“何志红说:”没有“.照民哥说:”那中,借用你三个小时“。随后,决定去漯河接何志红一起去舞阳!
      饭后,我们漫步在白沙水库的大坝上,远望那一望无际的水,和远处一片一片的油菜花,青绿的麦苗,以及薄雾笼罩着的山峦。顿觉远离都市后的清静。二十四年前曾到过这里,那时可以说是荒山野岭,灌木丛生,人迹罕至。只是如今水库的水位因为干旱急剧下降。想再像当年坐在水边,任水中的小鱼在脚下穿梭已不能够。这里是关羽千里寻兄过五关斩六将的第一关东岭关,东岭关的关址在现在白沙水库的大坝上 。离开白沙水库,我们一行又来到了全国仅有的镇级公园《花石公园》,这里没什么娱乐设施,有的只是花草林木,有的只是山环水抱的清幽,可以说是天然氧吧。在公园的一个亭子下,我们驻足抬头,亭子顶部就有介绍关羽过五关时的绘画。
      下午四点后,我们五个人坐车走高速开始去漯河。六点多到了漯河市区,终于见到了何志红。我们四个男同学挤在车后座上,志红坐在广良哥的旁边。一起出了漯河行驶在了宁洛高速。何志红说起了”今天是怎么回事,想不到的我们就聚在了一起,是谁的发起人?“我说:”今天早上去工地刚好工地停电,我就想趁着机会找老同学聚聚。“这期间,新勇哥又打来电话问我们开的啥车及车牌号,并说了他们的车的颜色和车牌号快到舞阳县城时,我们见到了新勇哥,几个人分开坐了。七点多时。我们八个大学时的同学及舞阳的朝选哥的同事我们聚在了一起。席间,少不了推杯换盏。
      如果不是志红第二天有课,如果不是建益哥第二天也有事。我们会在舞阳住一个晚上,第二天好去舞钢区的石漫滩水库游玩一番。不过,那天的旅行让我很满足,虽然在舞阳只呆了一个多小时,也算是去过了一个没去的地方。更主要的是又与老同学多了一次在一起的机会。这让我想起了某电影里的一句台词:“所谓的幸福,不是彼此相互在一起,而是曾有的在一起的记忆。”
        难得有一次这样的说走就走的旅行,期盼着有更多的这样的旅行。更愿各位朋友也有更多的与亲朋好友在一起的记忆。愿我们多多珍惜在一起的机会!人生路漫漫,且行且珍惜!
  评论这张
 
阅读(137)|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