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enshengjishi

我手写我心,做个无愧己心的人,记录真实的自我。以文会友未标明的均属原创请勿转摘。

 
 
 

日志

 
 
关于我

我属于经济适用男那类人,内向,好独处,固执而不偏执。对谁都会坦诚相待,胸无城府心无芥蒂。

网易考拉推荐

那渐行渐远去的亲情  

2015-10-22 21:25: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知从何时起,渐渐地觉得亲情就像秋天的树叶,日渐枯萎凋零。让我无法挽留。
       在农村,每个地方都有一年一度的老古会,春节过后,是亲戚朋友来往走动在一起团聚叙旧的最好时机。亲朋好友之间以前的春会期间,父母会掂些果子、罐头等带着我们去姑姑、舅舅、或我们较远的大爷家等等串串门,说说话。姑姑姑父、舅舅妗妗、大爷大娘表哥表嫂们也会在我们这儿春会的时候来坐坐。我们这儿春会那天,母亲和奶奶会早早起来和面、支鏊子,烙上厚厚一叠烙馍。吃罢早饭后,就抬出平常不用(专供招待客人)的八仙桌,和板凳(一米长、五十公分高、十几公分宽能坐两个人的长凳子)、独坐(就是现在的凳子)擦洗一番。(条件好的家庭,会搬出祖辈留下的有点年头的椅子:如太师椅、官帽椅。)之后开始忙着洗涮平常不用,放了一年的碟儿、盘儿、勺儿、酒壶、酒杯碗筷等,之后开始准备的酒席上的菜。先是荤素搭配的十二个凉菜(放的时候还讲究上青下白:芹菜黄瓜之类的放在桌子的北面。莲菜之类的放在南面。)这是供喝酒时吃的。之后又有几个热菜,还有四个甜碗儿、最后是一碗鸡蛋汤。午饭时,先按辈分坐下。长辈们之间少不了谦让一番。照正门的位子是上位儿)。小孩们先是狼吞虎咽地吃些东西吃饱了就跑出去玩了。大人们少则不换不忙不了推杯换盏、行个酒令、猜枚划拳,显得格外热闹。

       渐渐地,亲人一个个离去。记得有一年丁庄舅舅那儿的古会那天,母亲都准备好了过会的东西,但是那天刚好有些事情。母亲没能前往赶会,结果我们这春会时舅舅他们也没再来。就这样十几年了都没再来往。随着城市的现代化文明建设及城市改造,村庄的老古会也渐渐被取缔。尤其近十几年来,亲人们住的村庄日渐被拆迁,亲戚们住得七零八落。再也看不到了昔日亲朋好友欢聚一起的热闹场面。

        说起姑表亲戚,应该是很亲的。但是提起我们的姑表,却很一般 。并且,因为他比我们混得好,就看不起我们呢。2012年,弟弟骑助力车上班途中被交警拦下,说是无证驾驶。要拘留弟弟半个月。弟弟给想着表哥在电业局认识交通局的人。没想到打通表哥的电话
后,表哥说:谁让你打我的电话哩。好像我们就不该打他的电话。弟说:我的车子被交警扣住了,人也要被拘留。表哥说:我喝多了,明天再说。为此弟弟对这样表哥很反感。2013年国庆节过后,姑姑的五子对我说:咱三哥家的东东明年五一结婚。因为人多,光他单位里都得六十多桌,又加上现在中央正在整治吃喝风。因而都不给你们说了。我听了之后就说:不说也好,我们也省些钱。既然不说,以后也就没什么来往了。再说了,他现在也当头儿了自然看不见他的穷亲戚了。也许,这话传到了三哥的耳朵里。2014年五一前,三哥和三嫂从城里回来,给我们说了他的儿子五一结婚的事。
        没想到的是,那天我们十几个人去赴婚宴时,却没有我们的座位。最后,让我们世界个人这个座位上挤一两个,那个座位上挤一两个。回来后,婶婶和我们弟兄对三哥的这一做法很有意见:孩子结婚的事,都不想给老娘家的亲戚说。这说明他就没把老娘家的亲戚放在眼里。既然说了,我们又不是一两个人,去了随便找个地方坐也无所谓。但是,我们十五六个人呢,不说两桌,最起码也得一桌多吧。他应该事先安排好的。不应该让我们去了没有座位,让我们这儿座个那儿坐个。既然没把老娘家的亲戚当回事儿,到时候小孩吃面条也别跟咱说,说了也不去。我们也不在乎在哪儿坐,只是他根本没报我们当回事儿。不就是一个电业局的的小头目儿,当上小头头连老娘家的亲戚都看不见了;他这样的老表要是当上市长或是省长,连他的爹娘也肯定看不见;当上国家主席,他更会目中无人,连自己的黎民百姓也不会放在心里。

        自从2009年底,姑姑的村庄的被拆迁。姑姑和几个表哥都住在我们的村子里。父母种的菜也常会给他们送一些。父亲也对姑姑说:地里有菜,你们吃了就去地里拿。只是有一年。父母种的萝卜还没长成,姑姑拔了几个。父亲说了几句,姑姑就生气了。自此到处宣传父亲的不是。并且看见父亲也不搭腔。他们可是一母同胞的兄妹啊。姑姑也就父亲一个哥哥啊!并且让几个表哥、表弟们也不理父母。想想父母教育我们几个:你们就这一个姑,啥时候都别把你们的姑姑忘了逢年过节去看看她。姑姑的做法真不近人意。虽然如此,她毕竟是我们的姑姑。

         2012年春末夏初,正是椿菜上市的时节。三婶让父亲把她摘得椿菜替她卖了。随后父亲把卖得的钱(不到十元钱),给三婶时,三婶说啥不要。随后父亲买了些鸡蛋糕,权当是为小孙女买的。三婶收下了。随后的一天,父亲种的菜地里的路边的椿树,不知什么原因被三婶烧着了。随后三婶向父亲解释,并道了歉。父亲总以为是三婶有意把椿树点着的。因而过了几天三婶抱了一捆芹菜给父亲时。父亲说啥不要。当三婶追问父亲为啥不要,父亲的一句话让三婶很是恼火:卖你了些椿菜,你都把俺的椿树点了,要在吃你们的芹菜,你还把俺的房子点了呢。从此,三婶和父母也不搭腔了。去年三婶的女儿结婚前,三婶给父母说了。这样一年多的隔阂才算化解。

       几个老表之中,就说老五与我来往最密切。本来我们在一块儿跟着哥哥或是弟弟在一起打工。最近六七年因为他们村拆迁,他挪到了我们村与我住的又很近。因而他成了我这里的常客。尤其晚饭后,他回来这里与我一起在上网看个新闻或是电视剧,或是玩玩游戏什么的。也会一起泡壶铁观音或是普洱细品一番。他这人也不赖。唯一的毛病是好与我攀伴儿,干点活儿总以为他吃亏。嫌我干得活儿清闲与我争夺。跟着哥哥或弟弟干活,争也就争了。我都让着他。没想到去年我们一起跟着别人干。他还是习性不改。本来那天,一个伙计先是打电话找他干的,他却以天热不想干为由推辞了。那伙计找着了我。第二天,老表又去找我说:咱俩一块儿吧,我在家也没事儿。就这样我们干了几天,又因为有些脏活累活(因为给水管要走暗管,必须的切沟剔沟。)他不愿干,他和又一个表弟及表弟的儿子一起回来了。房主儿也说了既然他们跟着你来的,也不听你的。以后也别让他们来了。我也没说什么。没想到第二天两个表弟又去了。并且当我喊着这个表弟说要他与我一块儿拿着尺子量要切沟之前的水管位置、并弹墨线时,他自愿去剔沟也不愿与我一块儿。随后,我和另一工友做完这些活儿后,开始穿没穿完的线。没想到第二天下午他会说:让我俩剔沟,你咋不剔呀。你不是捉我吗?

我随口说:是我喊着你来干活了吗?
凭啥光让我俩剔沟?

我说:我喊着你跟我一班儿,你不愿。你自己选的剔沟。现在却说这话
那不中!得换换。他说着就放下手中的工具,夺了我手中的东西,非要与我换活儿。

        我很生气,如果换了别人一定会与他打架。他这人就是见不得别人比他强,干什么事都好于我斤斤计较。那天他是看着我干的活儿比他清闲,他的妒意终于爆发了。如果我是当着皇帝,他更会心里不平衡,说啥也会把我拉下来,与我争那个位置。可以说他就是这样的人。

       随后他又喊我二哥想问我什么。我很生气地说:你别喊我二哥,你也没有我这个二哥?什么老表呀,想你这样的老表,我十辈子没有,我也不想有。那天下午回来后,我就再也不去哪儿干活了。

        虽然第二天好友给我打电话让我再去。我说:那儿我没法去了,去了他也不听我的,让他请领着干了       

        为此事,好多天我把自己也搞得很不开心。如果我与他不是老表,如果我与他一样是个没什么文化的大老粗,我不会让步与他。而与他争夺或者大打出手。那样我也不会顾及亲人之间的背叛,不会有那么多的痛苦和无奈。更不会把这痛苦和无奈埋在心里或诉诸笔端。好些天我都不能战胜自己。也有朋友劝我不该与他一个样,想开些。但是我却不能自拔。是的,他不是通情达理的人,他更不会为此而向自己道歉。我也犯不着与他动肝火。说真的,这样的老表我宁愿没有!也许多年后回想起这事儿我或许会遗憾。但是,这样的老表真不能与他们共事儿。也许是我太较真。毕竟是姑表亲,不知为什么,与他在一起干活也快二十年了,忍受了那么多年的他的无理取闹,他的斤斤计较。如今却再也无法忍受。


        如今一年多过去了,他在那件事之后再也没有来问过我这里。也好,再也不会有人来向妻子告我的 。我再也不用担心有谁打我的小报告了。

       从前上学的时候,书本上说是资本主义者会里人与人之间是金钱至上。你没什么感情可言。而如今我们的这个所谓的有特色的社会主义社会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不也是如此吗?穷在闹市无人问,伏藏深山有远亲是亲不是亲,非亲却是亲有奶就是娘,笑贫不笑娼。人与人之间在没有从前的那种亲切、和谐。毛泽东时代雷锋是榜样。如今雷锋是啥子是二百五。老人跌倒没人敢扶。问什么?怕被讹诈。如今,好人做不得了,亲情也渐行渐远。

        亲戚朋友就是这样,经常来往着,情谊也联系着。一旦中断,或者因为一些差距而不想来往,亲情也就不在了。但是,看得起咱就来往,看不起就拉倒!谁也不会去高攀。该去的时候想留也留不住,人们也都很无奈。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一切都顺其自然吧!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